Warning: Undefined array key "width" in /home/www/wwwroot/pingfanrenwu.com/wp-content/plugins/all-in-one-seo-pack/app/Common/Schema/Graphs/Graph.php on line 49

Warning: Undefined array key "height" in /home/www/wwwroot/pingfanrenwu.com/wp-content/plugins/all-in-one-seo-pack/app/Common/Schema/Graphs/Graph.php on line 50

Warning: Undefined array key "width" in /home/www/wwwroot/pingfanrenwu.com/wp-content/plugins/all-in-one-seo-pack/app/Common/Schema/Graphs/Graph.php on line 49

Warning: Undefined array key "height" in /home/www/wwwroot/pingfanrenwu.com/wp-content/plugins/all-in-one-seo-pack/app/Common/Schema/Graphs/Graph.php on line 50

让诗意绽放!“鲁奖之夜”的“小诗人”来自湖南怀化雪峰山下

“我的家乡,房前屋后种满了金灿灿的橘子,可甜啦!我想邀请在座的叔叔阿姨爷爷奶奶去我的家乡,教我们写诗!”11月20日晚,在“中国文学盛典·鲁迅文学奖之夜”的颁奖晚会现场,一群来自湖南怀化会同县粟裕希望小学的“小诗人”们,向台下的作家们发出了一份温暖的邀请。

这群活泼的孩子,平均年龄不到10岁,但却用稚嫩的笔触,写出了一篇篇扣动心弦的诗句。

“油菜花是作曲家新作的曲子”“飘进我耳朵里的,是桃花的甜言蜜语”“我一口吞下了鸟叫”……仔细阅读这些句子,孩童世界里天真烂漫,就像温柔的春风,轻轻地拂过我们的心间。

与小草说悄悄话,把秘密分享给微风……这是孩子们创作诗歌的方式

怀化会同县地处武陵山区,而粟裕希望小学距离县城还有约6公里,远离了城市的喧嚣,孩子们的生活,就浸染在大自然的怀抱里,每一寸时光里都是田野味道。

挖掘这些孩子“小诗人”潜质的,是他们的老师李柏霖。这个笑起来眉眼弯弯的95后姑娘,已经在粟裕希望小学工作了5年。

“棉花吐出了丰收。”2017年下学期,一个孩子在语文试卷上写下这样一个句子,老师李柏霖眼前一亮,“写得太好了,一个‘吐’字,写出了画面感,把秋天写得好生动。”

这个美丽的句子,让李柏霖有了一个想法:这些生活在大山里的孩子,拥有着独特的想象力和创造力,他们就是天生的诗人。“我可以教孩子们学诗写诗,让他们通过诗歌表达自己的内心独白,给孩子们一个丰富美好的精神世界。”

于是,李柏霖将诗歌带进了课堂,孩子们的诗意旅程就此开启。“柏霖老师就像一个‘火把’,点燃了孩子们用诗歌表达内心的‘星星之火’。”会同县粟裕希望小学副校长龙桂林说。

李柏霖说,要让孩子们看见生活的诗意,先要让他们看见、听见、闻到、摸到这个世界。于是,语文课堂上,她鼓励孩子们去亲近大自然,可以与蝴蝶蜜蜂交朋友,跟小草说悄悄话,把秘密分享给微风……诗歌是自由的表达,写诗的课堂自然也是。

就这样,在孩子们的笔下,花不再是花,而是长大的春天;风不再是风,而是妈妈温柔的抚摸……“童真的表达,很质朴很干净。”李柏霖认为,童诗不应该局限在平仄、韵律等框架里,“它就是自然的、不加修饰的表达,就是孩子们看到的世界。”

孩子们的诗歌创作,自然与成年人不同,但是因为有了李柏霖的引导,藏在孩子们脑海中的烂漫诗意,就如春芽般迎风生长。

比如,孩子在纸上写了“春天”,李柏霖就会引导孩子开始联想,“春天,可以让你想到什么呢?”“春天里有花草,还有细细的春雨……”

“春雨和花草会干什么呢?”“春雨会滴滴落在花草上……”

孩子凝神想一会,脑海里立马有了诗句:“我可以写‘春天的雨,滴滴落下来,然后把睡着的花草叫醒了’……”

就这样,一问一答中,孩子们的表达逐渐清晰,那些结着美丽诗意的句子,也缓缓流淌出来。

5年多时间里,李柏霖带着学生们一共写下了各类主题的诗歌1400余首。诗歌里的美丽风景、飘逸想象也具象为一粒粒种子,在孩子们内心生根发芽。

这一次来到北京,登上“中国文学盛典·鲁迅文学奖之夜”的舞台,孩子们十分开心。孩子们说:“舞台下的叔叔阿姨爷爷奶奶们,就是我们在书本上读到的那些文章、诗歌的作家,感觉好亲切!”还有孩子坚定地表示:“长大后,我也要成为一名作家,写很多很多让小朋友看的故事和书!”

第一次来北京,兴奋劲儿都洋溢在孩子们的吟诵声中

“第一次来北京,这里有好多的高楼大厦,我们还看到了天安门,我们演出的那个剧院也十分的漂亮!”10岁的粟盈淇,聊着第一次来北京的印象,脸上笑开了花。

“以前只是在电视上和书上看到北京,这次是自己亲自来到了北京,身临其境的感觉特别不一样!我们在车上时,还看到天安门,金碧辉煌的模样,特别的壮观!”

粟盈淇说,这几天在北京参与颁奖晚会的彩排,虽然有一点累,但是也很开心。“因为我们之前只在电视上看过晚会演出,这次还可以自己上台,很激动。没来之前我觉得参加演出应该不是太难的事,但是来了之后,发现其实挺难的,在舞台上要表演好自己的动作,还有表情,也希望自己最后的晚会上,也可以表演好!”

在酒店的休息间隙,粟李钰翻开作业本,开始记录每天的日记:“第一次来到北京,我万分激动!北京是我一直向往的地方,现在愿望实现了……”

粟李钰说,这次晚会的节目除了一起演唱外,还要给获奖的叔叔阿姨颁奖,自己想都不敢想。“可以看到这些作家叔叔阿姨,还可以给他们颁奖,这是值得我骄傲的事儿。”粟李钰还说,自己正在整理思路。“这次来北京,参加颁奖礼,是一次很特别的经历,肯定会写一首诗,不过现在还没想好,我还需要好好想一想。”

来到北京后,孩子们一边按照晚会的要求参加彩排,一边也坚持每天的学习和读诗。一有休息时间,有的小朋友就拿出自己之前写的诗,抑扬顿挫地吟诵起来:“泥土怀抱里的种子,在慢慢长大;雨水亲吻着花朵,在慢慢长大;而我,在爸爸不注意的时候,偷偷地长大……”

彩排舞台下,孩子们也毫不怯场,粟盈淇与龙梦瑶就端着老师的手机,跑到了作家的席位去玩。“我们碰到了蒋巍老师,我们还给他拍了照,蒋巍老师还问我们写了哪些诗,还夸我们的诗写得好呢!”

粟盈淇说,希望把自己的诗歌也念给作家们听,也希望可以第一时间把自己这些天在北京的经历和故事也讲给在家里的同学和老师们听。“虽然他们没有来北京,但是我觉得我们就是一个整体,我一定会把这次在北京所有看到的、听到的,都讲给他们听。”

诗歌叩开孩子们的心门,他们变得眼里有光、心中有梦

“大概,冬天是梅花的心上人吧。”第一次读到这个句子时,李柏霖的内心就被隐隐地撞击。

写下诗句的孩子告诉她:“冬天那么冷,梅花也坚持盛开,一定是因为梅花想见冬天,他们相爱。如果爸爸妈妈也像梅花和冬天一样就好了。”

诗歌,解决不了所有问题。但诗歌,或许是找到人生答案的一把钥匙。

会同县是劳务输出大县,坐落于雪峰山下的粟裕希望小学里,约一半学生是留守儿童。由于缺少系统化的教育和父母的陪伴,这里的孩子都十分腼腆,不会表达。

但诗歌的出现,给了这些孩子新的生活意义,一些性格内向的孩子,因为诗歌,可以找到表达的出口。

“小蝌蚪想找到妈妈,寻问了很多人,终于在荷叶上找到了妈妈。但我想找到妈妈,却没有一个人告诉我。”读到这里,李柏霖找到写诗的孩子龙彦妃一起晒太阳,倾听她的孤独。

“你飞远,飞到云上都可以,反正,线在我手里;你长高,长到天上去都可以,反正,根在我心里。”学生梁佳琪写下了这首《风筝与小树》的诗,梁佳琪说,李老师教大家开动想象,把自己看到的、想到的,与生活联系在一起,然后写出来。

“我一口吞下了鸟叫,鸟叫里有嫩绿的青草,还有明媚的春天,真好,春天的味道。”学生张雅欣写下这首“天马行空”的《鸟叫》,她说,自己在春天的田野里奔跑时,小鸟的欢快叫声给了她灵感,于是她就写下了这首诗。

“通过写诗,很多孩子变得眼里有光、心中有梦。”李柏霖说,孩子们通过诗歌来记录生活,表达自己。难过、开心、无聊、有趣等情绪都被记录在自己的小诗里,他们也更加愿意敞开心扉。

有孩子曾经问李柏霖:“什么是诗?”李柏霖用女诗人依尼诺·法吉恩的话来回答——“玫瑰不是诗,玫瑰的香气才是诗。”

“教山里的孩子学写诗,有什么意义?”“学写诗,能学成诗人吗?”面对这些质疑声音,李柏霖都是淡然回应:“诗歌于大山里的孩子而言,就像一扇扇心门。叩开这扇门,你会看见他们多么爱这个世界。”这一次的北京之行,孩子们近距离接触了中国文学的荣光,“对我来说,这肯定是一趟意义深刻的经历,对孩子们来说,相信那些文学的花朵,此刻已经在他们的生命中再一次绽放。”

潇湘晨报记者 周诗浩